甜咖

言耽杂食;
备用仓库,冲呀“甜咖”。

【罗中心】血战到底 05(完)

警告:赏金30亿罗穿回过去痛殴多弗朗明哥。全文只有喜提火烈鸟的鹤女士感到了满意。

概括:将那天温柔的柯拉先生没有按下的扳机,扣响!



罗在对付敌人的时候从未抱有过侥幸,他比任何多弗朗明哥的敌手都要了解这个男人的危险性。不仅仅是多弗朗明哥对线线果实能力超越他人的运用,还有他那仿佛刻在骨子里的操纵人心的能力,以及望不见底的野心与欲望。


滚烫的血滴在雪地上溅开深红的花朵,沉重的呼吸融化在风中。双方都遍体鳞伤,在漫天吹雪中遥望对峙。


剧烈消耗的体力和原本的伤势让罗不能轻易发起没有必中把握的进攻,而需要分心对内脏进行紧急处理的多弗朗明哥也发现[五色线]与[线弹]这类不痛不痒的攻击无法对罗造成什么伤害。如此相互损耗,先撑不下去的究竟会是谁呢?


还是说,同样紧盯着手术果实不放的海军会在他们分出生死胜负前先一步到场?


“我也失去过血缘上的家人,我的父亲就死在枪口下。”多弗朗明哥谈起血亲时的表情并不如何悲伤,怒火在他的前额鼓起条条纹路。他谈论随手扔进垃圾桶的果核那样,轻蔑道:“别误会,他并没有被什么敌人杀死,而是我亲手干掉的,用这双手还有……这把枪。”


大风吹起粉红的羽毛外套,露出多弗朗明哥腰间挂着的一把填装了铅弹的老式燧发枪。


“然后我的亲弟弟则是被你解决了,如果你刚才说的那些都是实话。”多弗朗明哥意味不明地哼笑起来,不加掩饰的恼火从那笑声中钻出,没有丝毫失去亲人的悲痛。


罗没有闲暇去思考自己的言语与行为中是否有哪里暴露出了马脚,不知道多弗朗明哥到底在交手中明白了什么。可他不愿留下任何隐患,让唐吉诃德家族的人有机会去寻找柯拉先生他们的踪迹。


不过就算多弗朗明哥察觉到了蛛丝马迹也没关系了,因为这个可憎的男人今天注定要死在这里!


“怎么了?”罗嗤笑。鬼哭刀身上的K·ROOM空间因为罗的体力不支而消散,可立刻,不透光的黑暗便从他的手臂延伸上刀身。武装色霸气代替果实能力重新强化了鬼哭的攻击。“难道你要为你死去的兄弟‘复仇’吗?”


“为了‘弟弟’复仇?呋呋呋呋!”多弗朗明哥大笑,“执着于这种无聊的东西的人,只会把自己推上万劫不复的死路!说起来我还该感谢你帮我解决了个大麻烦呢。如果刚才不是有你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横插一脚,他现在说不定已经因为犯下的‘罪’死在我的手上了,就像我的父亲一样。”


“有用的人就利用到底,无用之人就算是血亲也会毫不犹豫地舍弃,你还真是个恶魔啊。”


多弗朗明哥无动于衷地听完罗的陈述,似笑非笑,不以此为耻。诡谲邪恶的魔鬼扎根于他的灵魂之中,并不需要恶魔果实的能力来标记他心脏内原本就住着的恶魔。


“既然想要取我的项上人头,你就应该拿到手术果实后找个地方藏起来等待时机才对。在这片大海上想要消灭敌人的方法应有尽有,你拖着这具发挥不出原本实力的身体热血上头地冲过来,就以为能够解决我?”笑容从多弗朗明哥的脸上抹去,暴怒的底色渗出。他高举手臂朝罗的方向挥下,不同于[五色线]的五条丝线从天而降,要将对手贯穿。“我还真是被小瞧了呢!”


寒光一闪,罗举刀斩向锋利到能够削铁如泥的丝线。黑色的刀刃撞上线的须臾似有火花迸射,刺耳的尖锐鸣响后,罗的刀挡住了直直从高空垂落的一击。下一秒,肉眼可见的幽暗“气场”在刀身上凝实、腾起,罗握着刀柄的双手施力就将丝线根根斩断。


“究竟是谁在小看谁?”罗争锋相对地嘲讽道:“这种没用的招数你要用到什么时候?能力者的强弱要看怎么使用果实的能力,这不过是双方的霸气都没有登上顶点的缘故罢了。我确实没办法把你和城堡里的老鼠‘人格交换’,但对付这种程度的你还是绰绰有余的。”⑥


左手五指向下,最后的ROOM从罗的手中展开,蓝色的空间瞬时扩张到了多弗朗明哥无法轻易从里面离开的范围。


“屠宰场!”与地上的雪堆互换,罗瞬息闪现在多弗朗明哥的身前,手中绿色的电光与幽蓝的光膜缠绕在鬼哭上,闪烁如同一把由电流凝聚的光剑,一下便刺穿了多弗朗明哥受伤的腹部。


当ROOM出现时,多弗朗明哥就飞快反应过来向后撤去,却仍逃不开罗对ROOM空间内的绝对掌控。当绿光出现在眼前,多弗朗明哥已经将武装色覆盖在了身前,可惜不过是做了无用功。缠绕电光的刀就和之前骤然变长的刀身那样,无视了武装色的防御,轻而易举地刺进了他的身体中。


“唔呃!”长刀自上而下斜刺入腹部,刀身伸长眨眼间就将多弗朗明哥钉在了雪地中。


“光是[伽马刀]的威力对你来说是不够的吧。”拥有与13年后多弗朗明哥战斗经历的罗将手中的利刃深深扎进多弗朗明哥体内,也不管对方会从中理解什么信息,他说:“和草帽当家使用的[流樱]原理不同,但效果是类似的。这个‘手术’能够从内部破坏你的身体,就算是用‘线’对体内的伤势进行紧急处理也是没用的。”


原本单纯用人类的眼睛难以观察到的大量伽马射线在罗的能力下具现出了可怖的景象。


无数绿光一缕缕由内向外从多弗朗明哥的体内四射,光线宛若雷电那样从鬼哭的刀身上劈出,将漫天白雪都照成了致命的绿色。


“K·ROOM——共振!”⑦


“咳啊啊……!!!”


巨大的能量带来的热能将积雪蒸发,白色的雾气袅袅升起。绿光散去,多弗朗明哥仰面倒在湿润的泥土上,深红的墨镜从鼻梁上脱落,涌出口鼻的鲜血将他的牙齿也染成了红色。


这一击下多弗朗明哥的身体已难以再动弹,右手费力抬起掩在了自己的眼睛上,将半张脸都挡住,仿佛是不忍去看自己从天上坠入地狱的那个画面。他张开嘴却没有说出任何话,只是咬住牙齿费力地呼吸。


罗喘息着,再也无法维持果实能力,于是将刀像拐杖那样插进土地中,支撑着自己蹒跚向前走到多弗朗明哥的身侧。他的双手握住刀柄缓缓举起,抬手时刀尖便悬在了多弗朗明哥的喉咙上。


“我不会再让你从‘我’身边夺走任何人了……!”


“呋呋呋……原来如此……”野太刀即将落下的瞬间,多弗朗明哥忽然笑了。“你这家伙……是罗吧?”


降落的刀锋停在了多弗朗明哥喉咙前的一厘米处。罗僵在原地,浑身发抖如坠冰窟,窒息感顷刻将他包围。


“……死到临头还以为你要说什么,结果就是这种胡话吗?”耳边充斥着幻觉般的嗡鸣,或许是惊吓过度,又或许只是太过透支身体导致的后果。罗不知道自己是用什么样的声音说出的这句话,可他的语气一定充满了破绽,否则多弗朗明哥不会半只脚都踏进棺材了还如此愉悦。


“呋呋呋呋……!!还真是成长了不少啊,不枉我做出将你培养成左右手的决定……就算是海贼的世界,也是要讲究仁义的。当初我同意接纳你进入家族,你就是这么报答恩情的吗,罗!”


罗只觉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不论他多么不想承认,让多弗朗明哥在战斗中活着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使对方一点一点“看透”自己。这种感觉令罗十分反胃。


“仁义?别搞笑了,多弗朗明哥,你的眼里只有算计和利用,就算是最亲近的‘家人’与你而言也不过是用来达成目的工具罢了。”


“哦?是这么一回事啊,总算明白了。”多弗朗明哥放下手,目光没有在要害处的利器上停留分毫,仰视罗的视线仍是睥睨众生的。“死了吧,你的‘世界’的柯拉松,呋呋呋呋……被我用铅弹射成了筛子,所以你才会对我拔刀相向。真是个养不熟的小鬼,才半年就被那个叛徒感化了吗!”


假如罗还是以前那个计划着挑起凯多与多弗朗明哥争端的自己,一定会因为这番话愤怒到失去理智,冲动地作出鲁莽的事情吧。可是,白色城镇的铁之国境不能困住他,无药可医的铂铅病不能杀死他,装不下16发子弹的燧发枪不能阻止他,他早已越过了地上的这个男人,走向了那关于[D]的未知历史。


“13岁的时候铂铅病开始恶化,柯拉松用他的生命救了我。这具还活着的身体,还有在其中跳动的心脏,都是柯拉松给我的。”是柯拉松拯救了他的心灵,所以让这颗因此才得以跳动的心变得更加强大已是独属于罗自身的任务了。而且,他早已不再是孤身一人。


罗平静地俯瞰男人,语气中既无怒亦无恨,只是冰冷地、沉着地说道:“所以为了报答这份大恩,我才会站在这里。多弗朗明哥,我不会再给你任何操纵他人的机会了。”


长刀落下。


—+—+—


军舰上,鹤站在监牢外看着里面被海楼石锁链扣住的男人,对负责关押的海兵问:“有问出什么来么?”


“是,根据‘天夜叉’唐吉诃德·多弗朗明哥所写,这一切都是一个吃了手术果实的人干的。”海兵翻看手中的审问记录,汇报道:“不知道吃了手术果实的人叫什么,但‘天夜叉’描述了对方的样貌,总部负责侧写的人已经在画人像了,通缉令很快就会发布。”


“没想到‘手术果实’还能做到这种程度。这已经不止是让人说不出话了,连碰到他的物体也会无法传出声音,简直和‘静寂果实’的效果没有什么区别……连海楼石都不能消除已经做成的手术结果。”鹤叹了口气,手指捏了捏鼻梁问道:“有问出罗西南迪中佐的下落了吗?还有监视小队失踪的那名海军士兵,找到了没?”


“啊,搜查队在靠近海岸的雪地里找到了维尔戈中尉的……身体碎块。”海兵说着不忍心地闭上眼睛,好半天才重新开口说道:“至于潜伏任务中的罗西南迪中佐,‘天夜叉’的意思是他已经被手术果实的能力者干掉了,可我们搜遍了整座岛和附近的海域都没有找到罗西南迪中佐的遗体。”


“是吗,辛苦了。”


“不,您客气了,这只是分内之事。”


—+—+—


“唔、咳咳……!”罗的身体摇晃了两下,重心不稳地靠在和风建筑的圆柱上。


与他毫无征兆的消失相同,在解决了多弗朗明哥后,他甚至没来得及休息一下就从米尼翁岛的冰天雪地中转移到了和之国气候宜人的区域。正巧是他“不见”前坐着休息的那块地方。


“回来了吗?”罗喃喃自语,双手握住刀鞘与刀柄,身体的重量交给了杵在地上的鬼哭,意识逐渐模糊。


他的忽然消失将一众船员吓得够呛,红心海贼们正搜寻失踪的船长的踪迹,几分钟后罗又浑身是血的出现,立刻便被留守在原地的船员发现了。


那名船员大声喊道:“大家,找到船长了!”


“在哪里……船、船长?!”其他人闻声都赶了过来。


“怎么回事,突然流这么多血……!难道附近还有敌人?全员警戒!”

“还有意识在吗?该死的,快去叫医生过来!!”


同伴们熟悉的气息与贝波的毛茸茸触感将他包围,罗涣散而模糊的视野中出现了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在意识坠入黑暗前他挤出最后一点神志,气若游丝道:“我没事……”能够再见到活着的柯拉先生,这可真是一场美梦啊。


“开什么玩笑,伤得比打完四皇还重,没事个鬼啊!!”

“是船长就能随便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受伤吗?少任性了!”


船员们气呼呼的喊声将罗一直悬挂在高空的心轻轻托住,小心翼翼地把他的悲伤与痛苦放入在海下航行的黄色潜水艇中,只小气的留下一点淡淡的苦涩,牵住罗曾在仇恨与愧疚中飘荡不定的精神。


……吵死了,你们这群家伙。宁静的微笑浮现在罗的嘴边。


他终于回到了归处。




END

———

注释:

⑥动画708,多弗朗明哥对罗说:“别再对我使用这种没用的攻击了。”

⑦名称[K·ROOM·共振]参考了[冲击波动],对R·ROOM的效果添加了二设。罗对战Big Mom使用RR,BM的声音可以呼唤HOMIES救场所以静音掉,本文只是为了仪式感。


L TALK:

谢谢咪们的奶茶和糖果❤。海军方面虽然将罗西南迪标记为了[死亡],但战国和鹤还是从蛛丝马迹中推测他很有可能还活着。暂时还不清楚心团船员具体每个人的职位,所以找借口把罗搬上桑尼号了。非常欣赏そら老师在《心の天秤》(pixiv ID:10684068)中所写多弗朗明哥,将海军、罗西和罗操纵在掌心,用阳谋让罗不得不主动踏上德岛,对反派来说相当有魅力(虽然是个坏蛋)。


彩蛋(1.2k):

“啊、船长!”

“乔巴医生,我们船长醒了!”

罗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听见了夏奇和佩金的声音。他眨了眨眼,还没看清天花板就被好几张脸包围了。贝波的熊脸挤在最前面,泪汪汪地用控诉的声音唤道:“船长……”

罗受不了这种黏糊糊、可怜巴巴的氛围,黑压压的人群让他有点喘不上气。身下的病床和从“人墙”缝隙中透进来的光线都不是他熟悉的感觉,一种不妙的预感浮上心头,罗不禁皱起眉毛问道:“我在哪里?你们刚才叫了谁?”

“啊!我说你们,都围在这里干什么呢!病人会没法呼吸的吧!”驯鹿医生生气的喊声从“人墙”后传来,一下把红心海贼团的船员们喝住了:“不是说了探视最多只能进来两个人吗!都给我出去!!”

“说什么呢!少命令我们,草帽的船医!”红心海贼抗议道。

评论(19)

热度(224)

  1. 共1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